第三个“要”,正能量由谁来传递,如果出现负能量,怎么问责?

城西区教育局要求各单位履行好平台的考核、监管等工作,将平台管理纳入教师考核范围之内。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此表示,“家长群”沦为“马屁群”,一方面是个别老师确实有这种需求,另一方面是家长在不熟悉、不了解老师是否有需求的情况下,结合自身社会经验,认为这种方式可能对自身更有利。

地方教育局明令防止“拍马屁群”引发热议

  社交媒体上的“家长群”是把双刃剑,它拉近了学校和家庭的距离,降低了老师和家长沟通的成本。但要营造良好的聊天环境,无论老师还是家长,都要遵守网络世界的“规矩”。有专家建议,教师可以建立群规,把群管理好,后期工作就可以轻松很多。比如,规定没有提及一定要回复的通知,家长不必回复;群内不得发任何与班级和孩子无关的信息,不能发广告、链接、红包等。幼儿园教师则可以规定,在上课期间专注于带孩子活动,无法随时与家长进行交流,希望家长尽量在教师有空的时间交流等。

“五要五不要”的通知已经发了,以后再惹下什么麻烦,就可以“依法处理”你了。还不解散微信家长群,脱去枷锁,更待何时?

“马屁群”“客套群”

“家长群”缘何变味?

有微博网友“有东有南也有北”留言表示:“老师曾在群里发了学校组织外出活动的照片,家长回复者寥寥,结果老师在班里训斥孩子,说家长没素质。”

  对此,老师和家长都各有苦恼。福建省泉州市某小学的黄老师抱怨“家长群”消耗了自己大量的精力。她说:“有的家长会先在群里赞美老师,随后提出各种个人诉求;有的家长在群里起了争执,我们得出来调解;有个别家长还会质疑老师的专业性。”

微信群为家校沟通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产生了很多矛盾和冲突。

明令防止家校网络交流平台

西宁市一位小学教师告诉记者,她往家长群里发布通知后,家长们往往都会跟帖回复,几十条信息很快会覆盖原有的通知内容,其中也不乏“老师辛苦”之类的问候,不少家长还会询问孩子在学校的日常,让她感到负担很重。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张大川

平台成员需达成共识

微信是一款以熟人关系为网络基础的社交软件,“微信群”本来的名称叫“群聊”。而家长与老师却是分属兴趣标签千差万别的不同人群,彼此之间完全是陌生人,同在一个微信群内,面对共同话题时,即便没有利益冲突,也很难做到求同存异。而微信群的氛围又很容易导致大家的发言溢出边界。

解决问题的却不多……

西宁市城西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出台该规定的主要原因是此前教育局收到部分家长的相关投诉,包括学生学习成绩被上传到QQ群和微信群、群内交流内容与学生无关等。目前该规定已在全区施行并接受群众投诉,教育局至今还未接到任何投诉。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此表示,“家长群”沦为“马屁群”,一方面是个别老师确实有这种需求,另一方面是家长在不熟悉、不了解老师是否有需求的情况下,结合自身社会经验,认为这种方式可能对自身更有利。

  专家指出,应当明确和完善社交网络平台在教学中的功能和机制,探讨如何建立社交网络对教育教学的良性互动机制。吴遵民认为,“只有发挥好‘家长群’连接家庭和学校的纽带作用才能使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共同对孩子产生积极作用。”

站在教师立场,我建议最好别建家长微信群。微信是私人通讯工具,若用于工作沟通,一定会侵占个人时间,侵入私人空间,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看完这个“五要五不要”的规定,网友纷纷点赞↓↓

专家:无须取消“家长群”,但应有平台公约

针对网络上呼声很高的“取消家长群”建议,刘涛表示,网友的呼吁其实是为阻止与教学无关的讨论,但不能打着这种旗号形成误伤,阻断家长对公共议题的讨论和交流。作为交流平台,老师往往会应学校或教育部门要求向家长传达一些教育政策,此时家长们利用这些平台围绕政策的交流是有意义的,讨论的声音也是宝贵的。

记者|叶 子 杨婧妍 李渊玮

图片 1
图片 2

对于违反此规定的在职干部、教师、职工,视情节轻重给予相应的党纪、政纪处分,违反此规定的代课教师、临聘人员要坚决辞退。

刘涛认为,在“家长群”屡屡曝出问题的当下,西宁市城西区教育局出台相关管理规定是有必要和前瞻性的。家校交流平台建设应该回归到服务教学和教育的原点,与教育教学不相关的内容要尽量避免,但是行政规定只能规约老师,约束不了家长,更好的做法是针对这种现象提出倡议,设立平台公约。

西宁市一位小学教师告诉记者,她往家长群里发布通知后,家长们往往都会跟帖回复,几十条信息很快会覆盖原有的通知内容,其中也不乏“老师辛苦”之类的问候,不少家长还会询问孩子在学校的日常,让她感到负担很重。

  “家长群”出现之初之所以受到家长和老师们的欢迎,是因为它搭建了家长与学校的交流平台。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刘涛说,作为交流平台,老师往往会应学校或教育部门要求向家长传达一些教育政策,此时家长们利用这些平台围绕政策的交流是有意义的,讨论的声音也是宝贵的。

这些矛盾和冲突,有些是本来就存在的,比如家长对老师排座位、批作业、体罚学生有意见,对学校乱收费不满等,微信群为他们提供了表达诉求的渠道。

记者日前从青海省西宁市城西区教育局获悉,为规范区属各学校、幼儿园微信、QQ工作群等家校网络交流平台的管理,减轻广大家长、学生过重工作学习负担,城西区出台《家校网络交流平台“五要五不要”管理规定》。

有微博网友“有东有南也有北”留言表示:“老师曾在群里发了学校组织外出活动的照片,家长回复者寥寥,结果老师在班里训斥孩子,说家长没素质。”

专家:无须取消“家长群”,但应有平台公约

  吴遵民认为,造成社交平台上出现矛盾和纷争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家长和老师对“家长群”这种平台的性质没有达成共识,对彼此在平台中应该扮演的角色更没有清晰地认知。比如有些老师认为“家长群”是一个发布信息的通知群,而家长们可能会利用这一平台要求老师更多地汇报自己孩子的情况,当双方对权责的认知不一致时,矛盾也就随之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