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团:现在很多媒体报道大学生毕业即面临失业,这是个正常的现象吗?
杨叔子:教育最根本的任务是提高国民的素质,如果把教育和就业等同起来,是不科学的,有人说“受高等教育=就业”,这个观点不全面,并且社会越进步就越不全面。现在有个大学生贬值的现象,我认为这不是坏现象,它至少体现了整个社会文化水平的提高。在清末民初,中学生就是秀才啊,解放初,高中生就了不起了。现在高中生当工人的很多啊,这绝对不是退步是进步啊。随着社会进步,大学生的比例越来越高,大学毛入学率的增长,大学生失业的现象都是有可能的。
但学校对学生的支持跟教育本身的性质不一样,是两个概念,是不能混淆的。高校还应该为了学生学习就业兢兢业业的创造机会,高度关心学生就业问题。为国家更恰当的输送人才,是好事情。

近日,杨叔子院士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谈了他对当代大学教育的看法。

图片 1

  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徐晓林,党委宣传部部长李智,学工处处长祝欣,研工处副处长金凌志,大学生艺术团直属党支部书记张波,图书馆馆长李光玉,哲学系系主任张廷国,文化素质教育基地郭玫,以及文科院系主要负责人和人文讲座的一些主讲人参加了此次座谈会。

10月26日,和山讲坛举行第21讲报告会。中国科学院院士杨叔子应邀为我校师生作了题为《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培养爱国创新人才》的报告。校党政班子成员、全体中层干部、处长助理、专职总支委员、全体博士、语言文学院、社科部全体教师以及校学生会干部、二级学院分团委、学生会干部300余人聆听了报告。报告由校长杜卫主持。
杨叔子院士是我国着名机械工程专家、教育家,现任教育部文化素质教育指导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副主任,原华中理工大学校长。报告正式开始前,杜卫代表学校向杨叔子院士颁发兼职教授聘书。
报告会一开始,杨叔子院士就以“严肃音乐”为引子提出了对大学教育之本的探讨。他指出,教育应回答“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的问题,办大学也应回答“办什么样的大学?怎样办好大
学?”的问题,办教育要育人,办学校则不仅要育人还要治学。
杨叔子分别从三个方面就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培养爱国创新人才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他说,教育是以文化整体来育人,从本质上来说就是素质教育,高校教育首要任务是“育人”,以育人为中心,将“治学”作为高校教育的固有特性。杨叔子认为,高校素质教育应包含学生素质、道德素质、业务素质、身心素质及文化素质等五个方面。他特别指出,文化素质教育作为其它素质教育的基础,突出的是价值取向,重点是加强民族文化教育,解决做中国人的问题,核心则是交融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解决做现代中国人的问题,它的内涵比通识教育更丰富、更系统、更深刻。
在谈到爱国创新人才培养时,杨叔子强调,创新的灵魂和根本是责任感,拥有责任才会有激情、动力,才会忘我,然后就会创造出奇迹。他从《论语》、《老子》、《左传》等传统古籍“引经据典”,指出创新的基础是“学而时习”,创新的思维是“和而不同”,创新的方法是“顺天致性”,创新的原则“实事求是”,创新的精神是“自强不息”。他希望老师和同学们谨记“国家重于家庭,家庭重于个人”、“国运兴衰,系于教育;教育振兴,全民有责”的教诲,时刻牢记责任,在学习工作中不断创新,永葆激情。
在校期间,杨叔子还到机械学院和校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指导工作。在机械学院,他参观了大学生机械设计竞赛的作品,并与机械学院学科骨干进行座谈。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杨叔子参观了孔子学堂,并与青年学生进行了交流。
新闻中心 机械学院 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基地

记者团:如今大学生就业“东南飞”现象普遍,您怎么看?
杨叔子:现在很多大学生就业选择“东南飞”,“东南飞”也都是为了国家建设,不能说不对,但是大量的“东南飞”就有问题了,就如去国外,全部回来我也是反对的,那样就在外面断了根。但是大部分出国不回来,就是价值取向问题。因此我感到,大学的教育,跟中小学的教育是一样的。谈到大学生价值取向的问题,一个培养研究生的大学,你是把他培养成社会有高超责任的好公民呢,还是为了目前找个好职业。图片 2
中国有句老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匹夫就是个人,个人的价值是在完成集体事业中体现的。中华民族之所以能延续下来,就是因为中华民族有这个精神。把集体放在前面,不过分强调个人。用现代的话讲就是爱国。这一点是人类良知。匈牙利著名诗人裴多菲有一首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生命肯定是个人价值的,爱情是家庭的,自由是国家的民族的。个人的价值在完成集体价值中实现。如果过分强调个人价值,不考虑集体价值,那怎么办,现在出现的大部分问题就是没有把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融合在一起。
记者团:您作为人文讲座的发起者,人文讲座是否存在什么问题?
杨叔子:听的人比较多,大学四年一次没去的我也知道有。不去听讲座吃亏的只能是学生自己。有一位毕业生,应聘到浙江一家高科技企业,复试成绩很好,知识面很宽,他把原因归结为人文讲座听得多,在校期间500多场讲座他听了400场。我不是说为了找工作这个原因让你们去听,只是告诉同学们不要太近视了,目前对我有用的,我去听去学,没用的就不理不睬了。其实,无形的东西才是最有用的。
这些不去人文讲座的同学,我认为除了不求上进外,眼界还是比较窄的。他们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人文讲座是道靓丽的风景线,他们没有充分利用,使自己生活更加靓丽。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没有错,没有科学技术也就没有今天。没有金属的发现,就没有农业革命,没有蒸汽机的发明,就没有工业革命,没有电磁现象的发现,不可能有第二次工业革命……这是个硬碰硬的世界。但是谁发现,谁发明,人!人靠什么支持,精神!老子有一句话:“有之为利,无之为用”,“有”可以理解为科学技术。
现在我的博士还必须背诵《老子》、《论语》,很多人问有什么用?我认为,作为一个中国人,这些知识终究是有用的,因为人还是要有点精神生活的。什么有用?只看有用,太近视。

杨叔子:我觉得张口闭口“有用没用”的人,太近视!人文讲座听的人很多,但我也知道有的学生四年一次没去。不去听讲座吃亏的是学生自己。有一位毕业生,应聘到浙江一家高科技企业,因为知识面很宽,他的复试成绩很好。他把原因归结为人文讲座听得多。他在校期间一共赶上500多场讲座,听了400场。我举这个例子只想告诉同学们不要太近视了。其实,有时候无形的东西才是最有用的。

  在报告正式开始之前,杨叔子说之所以用“推进素质教育、培养爱国创新人才”这个题目是与国家教育发展中长期规划纲要有关。杨叔子讲述了十几年前创办人文素质教育是因为之前受到一次内容为“严肃音乐”的讲座启发,联想到我国高等教育的“主旋律”和“特色”应该是“育人”和“中国特色的大学生”。

  随后,“化成天下”网的同学向与会嘉宾介绍了该网站的基本概况、主要特色和取得的主要成绩。“化成天下”网为我校与中国大学生在线的共建网站,由华中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承办,校人文素质基地、学工处、研究生院和人文学院、夏雨诗社协办。“化成天下”网以人文讲座为依托,集中力量把人文讲座这一核心内容办好,形成了品牌。

十一长假已经过去,08级新生正式开始了新鲜的大学生活,而大多数05级的同学们也逐渐适应大规模地为了找工作而奔忙的生活形态……校园里更多的还是正处于大学“黄金期”的大二和大三学生,他们中有的人已经有了明确的奋斗目标和人生规划,更多的人或许还在“大学到底该怎么读”这个问题中彷徨和迷茫。
为此,记者团派出记者专访我校前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杨叔子,让他为我们解答“大学该怎么读”这一核心问题。
记者团:现在很多学生因为就业压力太大,在学校里,一些学生明显地重“术”而薄“道”。您怎么看?
杨叔子:去年中国科协年会在我校举行,在一个座谈会上,有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跟邓楠参加,有学生说现在社会诱惑太多了,太大了,问怎么办?什么是诱惑?韩启德说自己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到农村劳动。农村最底层的医生是赤脚医生,那时他的诱惑就是上大学,学好医学,做个好医生。然后解释说诱惑就是你的价值取向。
不但学生受到诱惑,学校也是。我刚好在看一本书,叫《失去灵魂的卓越》,是哈佛大学的哈佛学院前任院长哈瑞•刘易斯对哈佛大学的批评,因为哈佛大学为了追求卓越的学术成就,学术的博大精深,重视研究生的教育,重视市场名利,而轻视本科,轻视教学,轻视学生道德人格的培养这个大学的灵魂。这跟我们国家现在的大学教育有相似之处。
如果大学里注重所谓的近期可见的功利,包括学生就业等,那么势必丢掉长远——把学生培养成真正对社会负责的公民。我并不认为哈佛大学有书中指出的这么多问题,尽管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我绝对没有说哈佛大学不行,我认为是高等教育者对大学的要求提高的缘故。
我们的李培根校长提出,育人为本,创新是魂,责任以行。重点在责任以行,讲究德跟才的关系。司马光说,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才”体现“德”,“德”用来统帅“才”。要学好业务,不学好业务,怎么谈报国,怎么体现价值取向。我一生的体会就是要扎扎实实学好业务,学好当前的业务是最大的政治,最大的德行,报国没有本事也不行。图片 3
记者团:那大学生,尤其是大一学生该怎么做?
杨叔子:大学生还真要听这句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习一些规定的东西,然后逐步感谢学校,逐步独立生活。
但大学是学基础知识的,学不到就业。所以就业时无所谓对口不对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98年在巴黎的全世界高等教育大会上宣言:“学生毕业不是要对口,而是要适应。不是要就业,而是要创业。”不是说绝对不管对口,而是学生应该学会去创业。另外,高等学校的教育目的是培养高素质的学生,负责任的公民。高素质的表现来自负责任。工作不对口,工资低,是事实,怎么办,就是眼光问题,也是价值取向问题。“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伏”。很多人都是在艰难环境中创业。不可能每个人都很顺利,一方面学校要负责任关心学生的就业,另一方面学生也应该去努力创造机会,适应社会。
现在大学生应该转变观念,读大学是为了提高人的素质,不是为了找工作。我有个高等教育学的博士生是武汉理工大学原党委副书记陈磊,毕业答辩那天刚好60岁,他图什么?就图个更好的研究中国古代教育思想对现代高等教育的启示。

杨叔子:现在有种说法是“到公司去,到海外去,到钞票多的地方去”,不见得错啊。“东南飞”也是为了国家建设,不能说不对,但是大量的“东南飞”就有问题了。就如去国外,全部回来我也是反对的,但是大部分出国不回来,就是价值取向问题。我感到,大学的教育跟中小学的教育一样,不能忘记人格教育和价值观教育。

  校长助理,校党委委员、纪委委员,校学术委员会全体成员,全体教授,全校副处级及以上干部等参加了报告会。

  曾任人文讲座主持人的饶传平对人文讲座该如何更好地开展提出了几点建议。首先,应该有目的地主动策划一些专题讲座,通过视频直播解决受众小的问题。同时可以与电视台合作,扩大我校人文讲座的品牌影响力。

图片 4

去年中国科协的一个座谈会上,有学生说现在社会诱惑太多、太大了,问怎么办?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说文革时他到农村劳动,那时对他来说诱惑就是上大学学好医学,做个好医生。然后他解释说,“诱惑就是你的价值取向”。所以说诱惑本身不是错。

图片 5

  余东升深情地回忆了15年来我校开展文化素质教育的背景和历程。他说,人文讲座丰富了我校学生的文化视野,满足了他们的需要。同时人文讲座坚持学科多元化,以人文社会学科为主打,涉及社会、人生、政治等多个方面,在坚持核心价值观的前提下,支持学术自由。同时在同济开讲座,展开医学人文教育,反响也很大。学生在收获上也有变化,不仅仅局限于开阔视野,批判思维、创造性思维和逻辑性思维也得到了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