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报记者 陈杰 实习生 钱雪萍

本报讯(记者魏娜)北京首部小学生性教育校本课程试点教材《成长的脚步》面世后,日前引发全国关注,不少网友和家长质疑其尺度过大,堪称“赤裸裸”。武汉中小学生性教育教材和现状如何呢?

最新出台的《小学教师专业标准(试行)》公开征求意见当中,羊城晚报调查发现——

我国青春期性健康教育缺失不容忽视,造成教育缺失的原因是大众对于性教育的认识存在着很多误区:一方面,担心性教育会导致性泛滥,虽然这一点已经被国内外的科学研究证伪;另一方面,认为性是人的本能,可以无师自通。近20年来,国家关于青春期性教育的政策日益完善,但政策的实施一直处于滞后状态。除了没有合格的师资和适合青少年发展特点的教材外,在应试教育体制下,升学率至上,青春期性教育至今未被列入课程大纲,性教育在正规教育体制中形同虚设。然而,成人主导的学校性教育是世界公认的、最为有效和最便于开展的性教育模式,基于这一理念,从2010年9月始,
北京师范大学[微博]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与北京、兰州两地中学合作,开展青春期性教育课题,为高中生开设性教育校本课程。

图片 1马来西亚:4岁小孩也要学性知识

  “爸爸的什么和妈妈的什么结合,孕育出了小宝宝?”“女孩子的什么地方不能碰”……昨天,杨浦区部分小学老师在区教师进修学院集中培训性别教育课程。但即使都是从事心理辅导的老师,面对性别教育中的敏感词汇时,有些老师神情略显尴尬。从今年9月开学起,杨浦区的18个小学将试点推广性别教育课程。

记者昨日探访武汉部分中小学获悉,目前我市多数小学使用的教材为武汉市教科院2005年前编写的《卫生与保健》,从小学一年级至六年级共6册,内容各不相同。第五册和第六册中会涉及一些青春期生理卫生知识,但并未涉及性知识。

想跟老师谈“性”不容易!

2011年9月,兰州二中正式引进了北师大青少年性教育干预项目。今年3月,另一所试点学校兰铁一中也开始了青春期性教育课程。这两所中学开创了西北推广全面的、强调性别平等的青春期性教育的先河。这项实践如何得以开展?课程内容和效果到底如何?本报记者日前走进兰州二中、兰铁一中校园,采访了学校相关负责人及师生。

马来西亚:4岁小孩也要学性知识

  老师对“敏感话题”也敏感

相关人士介绍,武汉的学校主要提倡从心理角度进行青春期教育和引导,让小学生了解男女生理构造、第二性征发育;总体上来说比较含蓄,从没有“捅破窗户纸”。

近日,教育部出台了《小学教师专业标准(试行)》(以下简称《标准》)并公开征求意见。《标准》要求,小学教师要了解对小学生进行青春期和性健康教育的知识和方法。然而,羊城晚报记者调查发现,无论是中小学,当前性教育在课堂上难有一席之地,学校对青少年的性教育已经赶不上性需求。广州的社工目前正在探索拯救这场缺失的教育,但力量有限,任重道远。

“堵”与“疏”之间的选择

一份由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教育部、非政府组织以及教育家等联手拟定,名为全国性教育的建议书提交给了内阁,并获得通过,性教育可在两年内成为学校的科目之一,让小至4岁的孩童也学习性知识。学生将可在性教育科目中,学习到人文发展、两性关系、婚姻与家庭、沟通技巧,以及安全的性行为。

  昨天杨浦区“小学性别教育课程实践研究情报综述”活动主讲者,上海理工大学附属小学校长丁利民给教师们上培训课。一名女老师说话带着自信:“可以让孩子在课前收集资料,让他们对男女生理上的不同有所了解。”“请详细说明生理上的不同。”丁校长又开始追问。这名老师羞涩地用手比划着男女生殖器官,但始终没有直接用语言表达。

对于北京大尺度的“涉性”教材,武汉多所小学的校长认为,时机不成熟,不好把握尺度。目前我市要求义务段学校健康教育课每两周一节,但多以举办讲座或用校本课程的形式向学生传授相关知识。

学生:学校教的性“太保守”

开课之前,学校对开展青春期性教育也不无忧虑。兰州二中政教处主任高攀峰介绍,“性教育,很多人感觉就是洪水猛兽。大多数人对此避讳、恐惧,事实上,学生需要青春期的一个全面的教育。”兰州二中党总支书记刘学芳也曾有顾虑,“这个课题刚引进学校的时候,我们也有点担心,家长[微博]不接受怎么办?家长们会不会担心起到教唆作用?但开课后我们打消了顾虑。”高攀峰看来,“青少年性相关问题近年来凸显,社会上大多数人依然是采取掩耳盗铃的方式,开展青春期性教育已经迫在眉睫。”

一位马来西亚的华人这样讲述:“在马来西亚,父母会主动谈到一些性知识。据我所知,在我们国家还有许多热线帮助、辅导中心和收留中心。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教科书里就有不少性知识的传授,包括避孕受孕等。小学生因为怕他们不懂,所以用一些有图画的小本子,宣传如何保护自己身体之类的知识。”

  丁校长大声告诉老师们:“如果老师对涉及性的词汇都很敏感的话,这堂性教育课也将宣告失败。”

谈到性教育,不少中小学教师都认为应该开展,而且越早开展越好。至于如何开展、讲到什么程度,他们都认为是让人头疼的问题。不少教师面露忧虑:“过早传授性知识和避孕知识,会不会鼓励孩子过早尝试性行为?”

前不久,《广东省中学生性健康教育研究报告》在性学会的第15次学术年会上发布,调查显示,有64.6%的中学生表示接受过性教育,35.4%的中学生表示从未接受过性教育,48.67%的中学生批评目前的性教育“太保守”。

兰铁一中负责授课的杨丽老师介绍,“在开这门课之前,学生所接触到的性教育大多是通过非正规渠道获得的,有些通过媒体网络了解到的性知识可能是歪曲甚至错误的。”
兰铁一中另一授课老师刘华秀介绍,“孩子们在性方面有很多困惑,例如,男孩子会觉得遗精是十分可怕的事;有的男孩子自慰,会想是不是自己非常下流、无耻?甚至有的女同学会问,老师,我接吻了,会不会怀孕?”刘华秀强调,“我希望孩子们能够掌握正确的性知识,能够保护好自己,对性有一个正确的态度。进行这方面的教育是很有必要的,对孩子们的成长会有重要的引领作用。

图片 2日本:性知识从小学一直教到高中

  老师百分百支持性别教育课

汉阳区西大街小学心理教师甘菁在给高年级学生讲心理课时,会主动介绍身体重要器官的功能、男女生青春期发育特点、生命的起源等知识。而对于性行为,甘菁却从不敢轻易“捅破窗户纸”。“什么都说破了,可能更容易出问题”。

广州青年文化宫青春健康讲师张恽,多年来坚持进学校开展青春期健康宣讲,她告诉记者,城乡学生的性知晓率存在很大的差异。在广州城区,不少初一学生对性已经懂得很多,可以对同性恋、AV女郎等高谈阔论,还细致到问他们什么是“干吻”、“湿吻”;但在增城等地区却很“闭塞”,有女学生连自己来月经都不懂,有学生还以为接吻会怀孕。

对于是否给面临巨大升学压力的高中生开始青春期性教育课,兰州二中校长芦世平说,从教育实践来看,高考[微博]升学固然重要,但人的发展更为重要。高攀峰说,“在青春期性教育这个问题上,我们面对的是‘堵’与‘疏’之间的选择,我们选择了疏,以疏导为主。我们让学生了解,怎么正确地处理青春期情感与性问题,如果一味地去禁止,反倒让一些不良影响乘虚而入。”

日本:性知识从小学一直教到高中

  上理工附小副校长徐晶表示,对于授课方式和尺度,他们一直在探讨和完善。目前在上“神秘园”时,老师会让同学观看“男女从小到大身体变化”的音像资料,让大家直观地了解自己将要面临的青春期变化;老师还设计了许多游戏,比如“身体红绿灯”一课,让孩子们找出自己身上的隐私部位,别人不能随便触碰。“刚开始是有点羞于出口,但现在已经可以大大方方地讲课了。”该校性别教育课的毛剑玲老师说。

记者了解到,在中小学性教育方面,我市前几年曾有探索。为让学生更好地接受性别教育、了解青春期,2005年6月,武汉首个“青春期性教育基地”在江汉区天门墩中学挂牌。但仅过1年左右,这个牌子就被悄悄取了下来。该校校长毕欣介绍,当初的设想很好,但在实施中很难把握“度”。

羊城晚报记者走访了广州市多家中小学校了解到,中小学生的性知识只是停留于生物课身体构造的内容,而高中生则说,他们的性知识多半来源于同伴交流或者网络、杂志等渠道。采访了解到,目前的中小学并没有标准的性教育课程,所谓的性教育只是很浅层,大多被包含在心理健康课当中,所占的比例极少,有时甚至被其他课所代替。这也是学校普遍的做法。

兰州二中和兰铁一中校领导们经过反复商议,决定应当主动占领性教育这个阵地,将青春期性教育课程引入校园,这在西北地区高中校园目前尚属少数。

日本文部科学省出版的小学第一册《卫生》课教科书封面就有女性和男性的身体和性器官的图。小学里1年中有1-2个小时的特别讲座,内容是男女之间身体的区别、月经和怀孕的原理等等。初中1年当中也有1-2小时的特别讲座,在体育保健课里面也讲到,学校呼吁不要进行危险的性行为,还学到避孕和性病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