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家长,我和我孩子是赶不上这样的好事了,希望上海式的普惠政策能根本解决各地普通幼儿的入园困境,勒住这股乱收费的歪风。

“学前教育沉疴难除,根源在于政府欠账太多。唯有靠持续投入,扩充整个学前教育的优质资源,把蛋糕做大,然后公平分配。”有专家如此强调。

  2.学前教育的基础性、公共性和公益性被忽视,相关部门过于强调非义务性。类似“社会为主、公办示范”的办园思路,将举办学前教育的主要责任推向社会力量和市场,由此导致政府投入严重不足。

  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除了要规范幼儿园收费,《办法》还要求加强资源供应,“加大政府投入,新建、改建、扩建一批安全、适用的幼儿园;通过保证合理用地、减免税费等方式,支持社会力量办园。”

  不均衡 住宅多了幼儿园少了

  田禾

如果按以往每生每月1000元算,每月收取的保教费总额是30万元。按员工平均工资每月3000元算,工资开支是18万元,伙食费是3万元,社保加住房公积金是4.8万元。仅用工成本一项,就占保教费收入的86%。此外还有租金、水电费、排污费、场地维修、固定资产折旧等,全部算上,几乎入不敷出。

  资源的稀缺,也带来收费的昂贵。记者调查发现,虽然一些公办幼儿园表面上收费不高,但却以家长“自愿”形式收取所谓“赞助费”、各种名目的学费等。以天津为例,当地的几家公办幼儿园,仅保育费一项基本都在1200元以上。市立某幼儿园每月保育费1500元,饭费260元,共1760元。而在民办的北京朝阳区培基双语幼儿园,一位老师向记者列举了不住宿的收费明细表:日托费5500元/月;餐费为400元/月;班车费600元/月……平均每月费用达到7000元左右,而这些收费还不包括各种兴趣特长课的费用。

  对于目前公办幼儿园收费比较低的问题,北京市政府相关负责人表态,将由市发改委牵头、会同财政、教育等部门规范幼儿园收费,制定幼儿园收费管理办法,调整收费标准。对于民办幼儿园,将完善收费价格备案程序。

  考察孩子在“陌生人”面前的表现能力。有的包括文艺特长展示,也有体育活动,还有简单的中英文口语交流及能力题。

  但,这些新政要让学前教育走进春天,尚需时日。所以,如何保证这些好政策执行起来不走样、巨额的资金投放能解决刀刃上的问题,成了老百姓最关心的焦点。这就要求教育部门必须进行更加周密的政策设计并不断在实践中创新。

阅读提示

  1.提高投入增加园数,公办民办并举破解入园难。学前教育是终身教育的开端,是基础教育的基础,是国家教育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推动全国城乡学前教育普遍发展,公办民办并举,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入园难”问题已是当务之急。

  王女士家住丰台区,小孩还没到上小班的年龄,目前在上“豆豆班”,每月收费1100元,没有赞助费。她表示自己的小孩从1岁多就去附近幼儿园排队,由于报名的人越来越多,后来原本不收赞助费的私立幼儿园,也开始收每年8000元的赞助费了,“收赞助费后,照样有很多人排队,因为名额有限,交钱也未必能录取。”

  石家庄幼儿师范学校副校长黄淑敏说,虽然该校幼师毕业生就业率达100%,但学生就业后普遍反映待遇低。今年5月,在石家庄市一家企业幼儿园,由于园方一直克扣教师工资,造成21名幼儿教师停课。由于学前教育涉及教育、财政、规划、建设等多个部门,各部门间缺乏有效协调机制,致使一些学前教育事业发展问题难以解决。如城市新建居住区配套幼儿园的布局不均衡。天津市南开老城厢地区被拆迁后新建了大量住宅项目,人口密度大,多达十几万人,但幼儿园却从过去的5所减少为2所。在北京和石家庄不少新建居住区都存在这种情况。

  离家两站地还有一所私立园的分园A园,也打着双语的旗号,每天有一堂外教课。今年价码涨到了4000元,而且也没名额了。

按照广州的“三年行动计划”,学前教育经费将列入财政预算,并逐步提高资金投入总量和比例。其中一部分,用于建立机制资助普惠型民办幼儿园。而在今年广州财政部门投向学前教育的3.05亿元中,其中8000万元用到了普惠型民办幼儿园上。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公务员频道
公务员论坛

  交纳的3000元学费里,幼儿园只发给了四本书,另外校服、被子、书包等还要再支付1500元。除了这些费用外,幼儿园会定期向家长推荐一些教辅材料。这些教辅材料家长可自愿购买,幼儿园表示不强迫。

  第四道:孩子面试

  “怎么可能这么便宜?”我不信。可同事说,上海的公办幼儿园收费普遍不高,即使是最好的一级一类示范园,也不过千元左右,而且,学位充足,每个小区基本都有公立园。

“对于财政的常规投入,应按入园人数发放等额保教补助费来均衡分配,这样既可保证公平,也可促进民办幼儿园提高质量。”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认为,对民办幼儿园的补助,可考虑作为政府购买的公共服务,按公办园的收费标准招录学生,保证更多幼儿享受到政府的投入。

  【背景链接】

  此外,严禁幼儿园以任何名义向入园幼儿家长收取赞助费、捐资助学费、建校费、教育成本补偿费等与入园挂钩的费用,严禁以开办实验班、特色班、兴趣班、课后培训班和亲子班等特色教育为名向家长另行收取费用。

  北京将投入50亿元,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兴建118所幼儿园,改扩建幼儿园300所,把公办幼儿园的比例从67%提高到80%。市教委有关负责人透露,目前北京有幼儿园1253所,公办性质844所,目前公办园只能满足80%户籍人口的需求,对于已经占到北京总人口54%的外来非户籍人口来说,他们的子女入园问题尚未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市政协委员日前向市教委提交了一份关于本市学前教育的调查。调查指出,现有幼儿园仅能满足一半适龄幼儿入园需求。据悉,目前全市户籍儿童共37.4万人,其中3岁以上15.8万人,3岁以下21.6万人。

  最近,网上流行一个段子:“比上大学还贵的是什么?”“出国留学(微博)。”“错,是幼儿园。”这就是北京所有的父母要面对的现实。

学位不到三成,稀缺资源靠“拼爹”

  【对策】

  目前幼儿园主要分为公立办学和私立民办两种,该《办法》并未特别指出针对哪类幼儿园,各项规定均以“幼儿园”为统一表述。

  反思

  有人可能会说,你去考察的都是双语幼儿园,当然贵了。

看似资金不少,但相较于全市1000多所民办幼儿园的数量,平均之后,投入仍显不足。相形之下,另一条新闻尤显刺目:今年广州市属8所机关幼儿园又获得8349.82万元财政预算资金。“全市近八成的幼儿都在民办幼儿园,民办园目前办学质量参差不齐、收费不合理的问题,已成为广州学前教育的困境。”广州市教育局表示。

  “上大学难,上幼儿园也难”。随着适龄儿童学前教育人数的增多,加之费用略低和教学质量等优势,公立幼儿园成了家长心中的香饽饽。近期,长春市区的长春幼儿园、欢欢幼儿园、开发幼儿园和教师幼儿园等数家公立幼儿园开始了新学期新生招生。招生名额仅有130个,却有五百多名孩子家长排队抽号参与角逐。于是,一场围绕这张让孩子有机会入托的“号”的明争暗斗,在家长中上演。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对于许多没有背景的家长,只好交费提前把孩子送到公办园的亲子班去“占坑”,为的是能获得入园机会。记者在天津市南开区第四幼儿园、第十五幼儿园的网站上看到,幼儿园给予提前参加亲子班活动的幼儿优先入园照顾。

  我的一个朋友去年向一家公立园咨询招生情况,得到的回答是不到报名时间,什么时候再去报名等通知。等了一段时间还没消息,朋友又去问,结果人家说报名时间已过。原来,幼儿园招生都是秘密战。

为此,广州打算从明年起,将吃财政饭的8所机关幼儿园的学位拿出70%向社会开放。据了解,2011年广州机关幼儿园共提供了约1.4万—1.5万个学位。以此算来,70%也就增加了约1万个学位。即使承诺兑现,相较于全市约35万名在园幼儿来说,仍是九牛一毛。“这些学位怎么公平透明地分配,至今还没有可行办法。”有市民反映。

  3.不均衡住宅多了幼儿园少了。由于学前教育涉及教育、财政、规划、建设等多个部门,各部门间缺乏有效协调机制,致使一些学前教育事业发展问题难以解决。如城市新建居住区配套幼儿园的布局不均衡。天津市南开老城厢地区被拆迁后新建了大量住宅项目,人口密度大,多达十几万人,但幼儿园却从过去的5所减少为2所。在北京和石家庄不少新建居住区都存在这种情况。

  大兴区民办幼儿园 家长张女士

  教育专家建议,国家应当将学前教育纳入公共教育服务职能的重要内容,形成以政府办园为主体、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化办学格局。当务之急是各级政府把学前教育经费纳入地方财政预算,提高投入比例,增加公办幼儿园,以满足城乡居民子女的“入园”需求。

  如果上面政令出了一道道,一两年后,老百姓还是在抱着小板凳排队,还是要托关系花大钱,那么教育部门的执政能力将受到极大拷问。所以,如何及时实施一些更有针对性的政策来迎接这两年的入园高峰,以解燃眉之急,这相当于对各地方教育主管部门的一次大考。

黄娴珍所住的小区里,有一所公办的“光大花园幼儿园”,当时开发商承诺该园优先向业主开放。然而现实却很残酷,“72个名额,两三百人半夜就开始排队抢!”
黄娴珍甚至提出自愿交捐资助学费3万元,但最终收到的还是一张“不录取通知书”。

  【原因】

  声音

  政府主导 提高投入 增加园数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公办园的“僧多粥少”,让广州的幼儿园供需天平不断倾斜。在“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中,当地政府对公办园明显多加砝码:城镇公建配套幼儿园,优先举办公办园;中小学布局调整后的富余教育资源和其他公共资源,也优先用于举办公办园……在资金上,政府也没有吝啬。广州市财政部门表示,仅2012年就安排了3.05亿元,其中2.2亿元通过以奖代补的方式,用于公办幼儿园教师培训和规范化建设等。

  2.形成多元化办学格局。应当将学前教育纳入公共教育服务职能的重要内容,形成以政府办园为主体、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化办学格局。

  本报记者 杜丁

  现象

  在如此这般被多家幼儿园拒绝之后,作为一个生活在北京的幼儿家长,我终于对“入园难、入园贵”这6个字有了切身体会。

按照公开的数据,2011年广州全市1548所幼儿园中,公办园仅有396所,占总量的25.58%。而这,还是“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大力推动的结果。有业内人士坦言,不到三成的公办园学位依然是“拼爹”的稀缺资源。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今年3月,张女士的儿子上了家附近的一所民办幼儿园。每个月张女士要向幼儿园交纳3400元(3000元学费、400元饭费)。粗略算了算,儿子三年幼儿园下来,光学费和饭费就要交纳12万元左右。

  多位专家都认为,当前,学前教育的基础性、公共性和公益性被忽视,相关部门过于强调非义务性。类似“社会为主、公办示范”的办园思路,将举办学前教育的主要责任推向社会力量和市场,由此导致政府投入严重不足。

  本报讯(记者甘丽华)“县教育主管部门在制定学前教育规划时,切勿把钱都花在办一两所豪华幼儿园上,制造新的不公平,而是要考虑本地区的财力,考虑本区群众入园需要,以满足共性需求为前提。”在日前召开的湖北省学前教育工作会议上,主管教育的湖北省副省长郭生练提醒道。

公办园提价,刺激民办园费用“疯涨”

  3.加大学前教育经费纳入地方财政预算,提高投入比例,增加公办幼儿园,以满足城乡居民子女的“入园”需求。为补齐学前教育这块“短板”,一些地方已积极行动起来。

  北京将调整公办园收费标准

  责任不明 公益性差 投入不足

  华同旭局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对于幼儿园加办的许多兴趣班收费,会“建议物价部门加强监管”。而广州市《学前幼儿教育三年行动规划》提出,会增加一批教育行政部门办的公办幼儿园,并投资建设500所普惠型的幼儿园。然而,很多市民想知道,这个“建议”何时能生效,而这个“规划”,真的能“普惠”吗?

这样的入园故事,对广州普通家庭而言,已习以为常。听黄娴珍说,早些年随着国企改革,后勤社会化,兼受非义务教育“市场化”的观念影响,许多公办幼儿园被解散或民营化。“我们没有过硬关系,肯定进不去”,黄娴珍说。

  1.“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公办园和社会力量办园比例不当,教育投入比例过低,这反映出有关部门对学前教育的定位存在问题。

  困难家庭减免部分费用

  令人吃惊的是,即便极为有限的财政投入,不少也被用作锦上添花,更多地投向了“示范园”“优质园”。而能够享受这些优质学前教育资源的,往往又是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比较优越的城市人群。一些民办幼儿园负责人告诉记者,迫于运营成本压力,他们难以扩大规模,不能添置教育用具和设备,正规的幼儿教师大量流失,这使很多家长不信任民办幼儿园。

  这位园长很坦率地告诉我,每年招生,她都能接到100多张条子,都是关系户。她根本就没能力全部照顾到,“你既然是我的朋友介绍来的,就别难为我了。” 

  进民办园?愁!

  ——家长

  为争取入园名额,家长早早在幼儿园门口排队,有的煎熬了几天几夜。